玄机娱乐网 >> 最新文章

我家的那辆永久自行车香岱儿

2019-10-09

30多年了,许多往事都渐渐淡去了……在城里工作和生活养家过日子的我,经常看到电视、报纸推出新型的汽车,也看到身边的同学、同事家不断增添丰田、本田汽车,也有个别朋友购买了宝马、奔驰。说起宝马、奔驰汽车,将时光倒流回30年前,我家的那辆上海牌永久自行车也像现在的宝马、奔驰汽车一样风光过。   30多年前,十里八村的人们一说起自行车,还是个稀罕物,而我家的那辆永久牌自行车大约就在那个时候从别人家购买过来的。当时二哥初中毕业后就被迫辍学后,为了谋求生路,父母让他去学做木匠。2年后,好学的二哥就能自己自立门户带徒走村串户做木匠手艺了。二哥农忙时回到队里做农活,农闲时出外做木匠手艺,但在农闲出外做手艺每天也得向生产队上交劳动工酬,所以剩余的钱就很少了。

在家务农的母亲,白天在生产队干活,晚上回家做草鞋,日积月累,家里总算有点余钱。同一生产队的队长家有两个儿子都是学做木匠的,据说他家是村里最早买起自行车的,后来想换一辆还是想集点钱造房娶亲,就把这辆骑了2年的永久自行车转卖给我家。我母亲说家里还没够钱车。队长说你儿子做木匠带徒弟,不用几年就能赚来钱的,现在你家里有多少先付多少,不足部分就算欠他的,以后有钱了再补足就行了。就这样,那辆永久自行车成了我家贵客。

据说买车这一天,好像办大喜事一样,我母亲烧了几碗“浇头面”,请过队长和中间人,然后用红绸布缠绕在车头上,在沿街村民的众目睽睽之下,将那辆自行车迎接到我家。

这一辆锃亮的自行车摆到我家门前,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者是如今宝马奔驰车主们都得不到的荣耀!村里的姑娘们百般羡慕地摸着,邻里的小伙子们跃跃欲试着,年幼的我和侄儿怕被人碰坏,紧紧护着,这是多么的荣耀!

父亲爱车如命,要是我们在路边摔了个跟头,他有时会不屑一顾,要是那辆自行车被我们磕磕碰碰过,他就会大发雷霆。父亲爱车如同爱他的脸面,那辆自行车迎进家门后,他就找来布片将三角架、后车架一圈一圈地保护起来。每当劳作之余,父亲就拿起抹布给自行车擦洗。在父亲的关爱下,那辆自行车保养得锃亮锃亮。

那时候呀,还是小伢子的我们很想在后座车架上坐上一会。因没有理由,在平日里我们是无法实现这一想法的,只有遇到赶集的日子,我们才能趁机搭一会车。赶集的时候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刻。我侄儿先侧坐在自行车三角架的前端上,双手紧扶车把手中央,紧接着我坐上后车架;然后二哥在原地将右脚爬过车架,再慢慢地踩半脚,把车速弄稳后慢下来,再紧接着三哥猴似的一跃爬上了后座,和我挤抱在一起。在交通规则尚不严格的年代,叔侄们快乐驶上大街小巷,撒在身后的是无数个羡慕的目光。到了集镇后,哥哥去商店买日用品,我和侄儿俩被安排在自行车两边看车。那时的我们还不懂得何为“物以稀为贵”时,但那辆自行车给我们的童年带来无尚的荣光和不少的惊奇。

时光荏苒,我家这辆自行车名声在外,登门追求者不计其数,大多是年轻英俊的小伙子,每当他们婚娶时,都到我家来借车,以迎娶新娘。记得有一次村里在同一日子里遇到两位新郎要娶亲,这两位新郎都是亲戚,都得借我家的自行车用,他们就婉转地说,如果没有这辆自行车,女朋友就娶不进门云云。最后,还是母亲机灵,将自行车按时间交错着凑合起来迎亲,总算把这两门亲事办完整了。

又过几年,村里的自行车多了起来。村里的新郎娶妻就将村里的自行车组成车队,打起铃铛,浩浩荡荡地开进姑娘家去迎接。迎亲完毕后,新郎家给自行车主家送来馒头、粽子、红鸡蛋、糖果等以示还礼。口谗的我,恨不得天天在家守着会收礼的“宝贝车”。

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大江南北后,大哥当了代课教师,这辆自行车成了他的代步工具。我上高中后,这辆自行车又成了我的交通工具,为我驼过无可计量的米粮和咸菜。1984年,四哥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县城工作,那辆自行车沿着社会主义大道也进了城,为四哥上下班服务着。几年后,四哥单位的同事说这辆自行车太高、太大、太土了,于是四哥购买了一辆小凤凰自行车,后来又改换成踏板式了摩托车。现在,那辆永久自行车回到了老家,和老屋一起见证历史。

离开家乡至今已20多年了,我们已长大了,一起长大成熟的还有以“车”和“房”为代表的社会经济,到了上世纪90代初期,铺天盖地的“小木兰”开始风行,继而又是“本田王”、“铃木王”摩托车。今天,我和很多人一样都领了汽车驾驶证,开上了汽车,购置了2套房产。展望县城里,街道边,小区旁,高楼大厦前,停满了报不出名的汽车,有红的、有绿的、有蓝的,应有尽有,五彩缤纷。

油墨专用冷水机公司

发酵罐专用冷水机

高低温组合冲击试验机

餐盒冷水机

友情链接